云南新闻

GMI外汇:2019年是中国经济的又一个历史性转折点吗?

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重庆市前市长黄樊棋发表了题为“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新模式、新特点、中美贸易摩擦”的演讲。

黄樊棋在精彩的讲话中不仅详细阐述了十八大后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格局、新特点和新发展趋势,而且深入分析了中美贸易摩擦的国际背景。更重要的是,演讲中透露的另一个信息是,2019年是中国经济的又一个历史性转折点吗?以下是演讲稿的精编。GMI外汇由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南开金融(广东)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和混沌大学编制。

中国的开放格局出现了五个新特点。改革开放已经40年了,初级阶段的开放体现了五个特点:1 .以出口为导向,利用中国经济在出口阶段的比较优势,中国劳动力廉价,人口众多,各种土地、资源和能源要素相对便宜,具有出口导向的竞争优势;2.引进外资,中国的发展需要大量的资本,引进外资是当时的一个重要方面,这些外资不仅带来了资本,也带来了市场、技术和管理;3.中国的改革开放始于沿海地区的开放。4.工商企业应首先向制造业引进外资;5.开放是基于适应国际规则,迫使我们的商业环境和改革。

改革开放将使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内生产总值经济体和世界最大的进出口贸易机构。

进入新时代,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一带一路对外开放战略的指导下,中国对外开放格局出现了五个新特点。首先,在国际贸易中,过去鼓励出口和以出口为导向的贸易政策已经转变为鼓励出口、促进进口和更加努力地降低关税的政策,从而使国家的进出口逐步平衡。

在过去的五年里,出口增长率保持在5%-7%,进口增长率每年在15%左右或更高。

事实上,中国的进出口顺差在过去五年里一直在不断缩小,形成了进出口平衡的局面。这是战略格局的变化。

第二,在投资发展方面,不仅要引进外资,还要从引进外资向引进外资和鼓励海外投资转变。

过去五年(2013-2018年),海外投资达到7000多亿元,超过过去33年的海外投资额。

因此,我们不仅鼓励和欢迎外资继续在中国发展,也鼓励中国企业实际投资海外一些工商企业,形成双向平衡。

第三,在对外开放的时机上,过去几十年,沿海开放以沿海开放为主,或先沿海开放,后中西部开放。从2013年开始,我们可以说东、西、北、南的对外开放是同步的。

也就是说,国家出台了任何领先于其他国家的实验性鼓励政策。现在沿海开发取代了内陆开发前的三到五年,它已经同时启动。

第四,在开放领域,目前的开放是在工业、服务业、农业,包括金融、教育、卫生、文化、各种服务和贸易。它全面符合国际商业规则,使开放的领域越来越广、越来越深。

第五,我们现在正逐步接近世界经济的中心。

这个“近”是接近“近”,接近“近”,而不是在“进”。

人们有时会有误解。中央委员会说,我们已经接近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有些人把它简化成我们已经进入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并且已经在经济舞台的中心运作。

这有点夸张,但我们真的很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

我们现在不仅正在融入世界贸易规则,而且正在参与世界贸易规则的修订或在某些领域领导世界贸易规则的制定。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不仅利用开放来推动国内改革,还利用中国的经济开放来推动世贸组织规则的修订和改革,包括参与世界各种自由贸易协定的讨论。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对外开放有五个新特点,这构成了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中国对外开放的新模式。正是这种模式将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并使中国在未来10至15年成为世界现代经济强国。

这一决定的历史意义不亚于十一届三中全会。

仔细学习习主席过去两年关于对外开放的讲话。在去年4月的博鳌经济论坛上,总统就对外开放提出了五点(主要内容):第一,中国应进一步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第二,中国应进一步扩大开放领域,包括服务贸易、教育和卫生文化。第三,中国应进一步加大国内开放高地建设,主要是指自由贸易区、自由港等一系列新的区域开放措施。4.中国的经济开放还需要进一步改善商业环境,即商业投资环境的国际化、法制化和开放性。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任务是融入世界经济规则的修订,积极推动中国参与世贸组织改革,推动双边、多边和地区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

最后,总书记说了一句非常惊人的话,中国对外开放的重点已经从过去40年的要素流动型开放转变为制度规则型开放。

这句话是一个里程碑,将引领中国未来几十年的对外开放。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

这是对外开放的任务,也是下一步的重点。在去年11月5日的上海世博会上,秘书长还谈到了五项任务,基本上就是这五项。

在今年6月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上,秘书长还宣布了中国进一步开放的想法和要求。在具体谈到开放措施时,他还谈到了刚才提到的五个项目。

应该说,这五个项目不是短期的一两年,而是中国未来10年或20年将继续努力的战略举措。

谁拥有“三条锁链”,谁是世界主要群体的领袖?当今世界,出现了一种新的世界经济和贸易格局。

三四十年前,世界商品贸易的70%在国际经济和贸易中是制成品贸易。零件、原材料和中间产品占世界货物贸易的不到30%。

到去年,我们可以看到全球70%以上的货物贸易是备件和中间产品,只有30%是成品。

与这个特征相对应的服务贸易起来了,在全球的贸易格局里边,服务贸易只占5%左右,95%是货物贸易,货物贸易当中又是30%不到的中间品贸易,那是过去的一个格局。与这一特征相对应,服务贸易有所增长。在全球贸易格局中,服务贸易仅占5%左右,其中95%是货物贸易,中间产品贸易不到30%,这是过去的一种格局。

现在服务贸易已经达到30%,即全球贸易的30%是服务贸易,然后70%的货物贸易是中间贸易。

过去40年来,世界贸易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最重要的特征现象是,在过去,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或一个企业制造了一种产品,并把它卖给了另一个国家。

现在可能是数百家企业在几十个国家的几十个城市联合生产一种产品,然后这数百家企业最终通过物流、各方面的贸易、各种生产性服务业的动员,在某个地方生产出一种大产品,这种大产品销往全世界,于是出现了这样一种以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为主体的跨国公司竞争格局。

当中间产品成为贸易模式的主要部分时,跨国公司与跨国公司之间的竞争关系出现了新的特点:40-50年前,作为世界上的跨国公司,它可以用资本和技术来主导。如今,凭借资本和核心技术,它可能是一家为某个配件制造零部件的竞争性企业,但要制造全球性产品,没有必要依赖于此。

什么?可以形成产业链中的标准、供应链中的控制纽带以及价值链中资源优化配置的控制枢纽。

控制这三条锁链的人是世界集团的领导者。

苹果和华为也是如此。

从这三条链来看,零关税、零壁垒和零补贴是世界贸易产业链发展的要求。

在这样的现象下,美国突然陷入贸易摩擦,完全违反了30条:一个关税,两个壁垒,我不卖东西给你,我不买你的东西;另一个是补贴。

特朗普的贸易摩擦完全是对抗全球化、改变国际贸易格局和发展三大跨国公司链的需要。

因此,贸易摩擦是不可避免的,中美贸易摩擦将伴随我国10至20年。

对抗贸易摩擦的五种工具?黄樊棋提到了五种反武器:1 .市场是王牌;2.产业链是王中王;3.金融是盾牌;4.增加对“核高基地”的投资是关键;5.持续和更大的开放性是关键。

GMI外汇认为,第三点是最值得注意的。

金融是盾牌!黄樊棋在讲话中详细阐述了这一点:在中国,制造业和市场非常强大,可以直接相互竞争。

然而,一旦金融业遭受损失,它将耗资数百亿、数千亿和数千亿美元。

金融是经济的核心。做好金融工作是我们的法宝。

在这方面,我们有四种具体的许可方法:1 .进一步开放跨境人民币交易结算市场;2.为了推动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建设,金融战也非常重要,CIPS是我们的备胎。

美国金融战争的核心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这是一个由美国人组织的全球性商业银行联合会,二战结束时在比利时注册。现在全球有10,000多家商业银行。

世界通过这个联盟网络每年交易300万亿美元。

因此,美国能够理解所有国家,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何时交付,购买什么,销售什么,定价什么,是通过腐败洗钱还是通过贩毒洗钱,而且它对此了如指掌。

当美国横行霸道,跑到其他国家执法时,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机密的事情?因为SWIFT。

3.国内金融要去杠杆化,防范风险,做好国内需要做的工作,即中央政府制定的去杠杆化和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改革资本市场供给不足和基础制度不完善的问题,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问题。4.在现阶段,我们不应轻易实行资本自由兑换。我们应该开放10年、20年和30年。当人民币成为世界硬通货和储备货币,其他国家甚至把你作为锚货币,资本项目当然是自由和可兑换的。

在仔细考虑了资本融资是盾牌的观点后,GMI认为短期内不会开放自由外汇。

黄樊棋在讲话中还提到了新模式的五个特点,我们应该采取的态度和五项主要措施,强调其意义“不亚于十一届三中全会”。

这些信息对读者了解国内外宏观经济环境和产业布局具有指导意义。

同时,GMI外汇提醒企业家和投资者,他们也需要关注传递的重要信息以及2019年和明年的重要经济和政治事件。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